《庆余年第二季》:不止是爽剧

谁能想到,言冰云一剑给范闲扎漏气了。

5年,张若昀瘦身成功。

5年,《庆余年第二季》终于回来了!

上线两天,便创下腾讯视频热度最高记录,《庆余年第二季》真不愧是“民选剧王”。

图片

男频改编的影视剧,总是离不开“爽”和“赢”字。

新一季的《庆余年》在保留上一季权谋高级,搞笑轻松同时,又深挖人文元素,升级了故事内核。

范闲从心态到智谋,都得到成长,他在努力接近叶轻眉的碑文。既有一腔孤勇,也怀悲悯之心,他在脆弱中完成觉醒,人设更加立体。

图片

在第一季的结尾,范闲准备返回南庆,被二皇子手下谢必安围住,以滕梓荆妻儿的性命,威逼范闲。

范闲正要拼个你死我活,言冰云却从背后刺了他一剑,范闲倒地。

图片

第二季一上来,编剧王倦就解开了悬念。

原来言冰云配合范闲,上演了一出假死的戏码。

图片

范闲让言冰云带领使团继续赶路,他和王启年先行一步赶回京城,打听到滕梓荆妻儿被带到抱月楼。

抱月楼十分神秘,不仅逼良为娼,还牵扯命案,范闲决定趁着抱月楼东家来查账的日子,潜进去。

没想到,抱月楼的东家,居然是弟弟范思辙。

图片

1,有趣:就这个“庆”味爽

当二皇子知道范闲去世,说道“就算他化成灰,我也能认出来”。

手下立刻递过去一袋“范闲的灰”。

图片

我就知道,《庆余年第二季》的“庆味”对了。

“庆味”是什么?

以抱月楼皇子对峙为例。

首先,是个性鲜明的群像

在这段,导演特意安排范思辙在二楼查账,每一次上楼,推门,都是一个新人物的粉墨登场。

喜欢打听,疑心重的袁梦,“假笑女孩”桑文,比范思辙还少根筋的三皇子……

在交待人物性格同时,也在逐渐加快剧情节奏。

二皇子把“假死”的范闲堵在屋里,摆明了要治他的假死欺君之罪。

一筹莫展之际,太子及时到来。这出大戏,算是进入高潮。

剧情重心顺理成章的,从范闲如何不被发现,到范闲如何脱困?

同时让人看到“庆味”的第二个元素,喜欢在紧张刺激中穿插着搞笑戏份。

太子和二皇子的对话,有一种平静下的疯感。

三皇子晕倒,二皇子抢答:孩子长身体,觉多。

太子:我理解。

二皇子:你理解个屁。

两位皇子在互相装傻中,疯狂试探对方的底牌。

太子故意说自己看不见范闲,撒泼耍赖,二皇子也无可奈何。

离谱,却稳住了人设。

就在两皇子“演戏”的时候,真正的主角王启年悄悄登场。也展现了“庆味”的第三个特色,就是反转再反转

图片

王启年假装因为担心妻女,投诚二皇子。隐忍地为他穿鞋,演的惟妙惟肖。

结果他在去找二皇子前,已经去找了太子。这才有了太子解救范闲的一幕。

这场碟中谍中碟,成功骗了二皇子。

图片

出人意料的发展,出人意料的转折,但细琢磨又合情合理,这也是《庆余年》系列的特点。

家宴部分同样如此。

在庆帝的家宴上,范闲直接抖出二皇子和长公主勾结走私一事。

二皇子反戈一击,提出给范闲的妹妹范若若赐婚,让她和自己的门客李弘成结合,拉范家下水。

结果,庆帝转身又给二皇子和叶灵儿赐婚,以同样的方式,钳制住二皇子。

《庆余年第二季》有意思的地方就在于,人均八百个心眼子,每个角色都以为自己赢了,但其实早已经被拿捏。

包括抱月楼事件,看似大皇子和范闲赢了,但转念一想,为什么偏偏是和二皇子有关的袁梦,管理抱月楼?

在剧情上,永远留着悬念的钩子,吸引观众去推后面的发展。

2,觉醒:“范式”大男主的蜕变

虽然《庆余年第二季》的“庆味”没变,但范闲心态的变化,却显而易见。也正是这些变化,推动范闲主动入局。

首先是范闲对陈萍萍的态度

他对陈萍萍撤走黑骑耿耿于怀,不再轻易相信他。

陈萍萍建议他不要告诉庆帝神庙的事,但为了博取信任,范闲还是向庆帝提到了神庙。

其次,范闲对庆帝开始了试探。

第一季时,范闲试图给庆帝留下一个直臣的印象。

而当他知道自己是庆帝的孩子后,他开始进一步探究,自己在庆帝心中的地位。

图片

假死回国请求庆帝原谅时,他知道庆帝平时喜欢挽弓,托陈萍萍带去复合弓的图纸。

这里有一种,儿子讨好父亲的心态。

家宴上,揭穿长公主和二皇子走私罪行,其实也在试探庆帝能否站在自己一边。

图片

结果庆帝直接把他鉴查院提司的腰牌扔到水里。

质问他:你是什么人?你敢指责二皇子?

这一问,把范闲问破防了,也打破了他最后一点天真的幻想。

范闲终究是庆帝的一颗棋子。

图片

第三,范闲更加坚定自己为什么而活,决定主动出击。

抱月楼事件的老金头,对应的是第一季滕梓荆的角色。

老金头是那个时代芸芸众生,老实本分,只会种菜卖菜。

他给朝廷供菜,却遭到宫里采办蔬菜的戴公公敲诈,逢年过节上供。

一旦不交,就会挑刺菜不新鲜,罚银子。

一旦不卖,又会治他个欺君罪。

图片

还不上钱,老金的女儿被拉去抵债。明明抵的是五百两的债,赎身却要一万两。

荒谬离谱,但却是老百姓真实的境地。

图片

范闲凑了五百两银子,帮老金头进入抱月楼。得知营救女儿无望,老金头想的还是怎么把钱还给范闲。

老金头后背中刀倒地,留下最后一句话,“能活着就好”。

哪怕如此卑微的愿望,也成了奢望。

图片

抱月楼的人一拥而上,草草抬走老金头,洒水清洗地上的血迹,一套流程一气呵成。

血迹,就像老金头这样的小老百姓的命一样,被轻易抹去。

图片

与之对应的,则是皇权贵族的奢靡享乐,视人命如草芥。

太子随随便便,就杀掉手下数十人。

为了争夺皇位,不仅拉拢范闲,还污蔑二皇子,更放火屠了整个镇子。

图片

从第一季到第二季,范闲从为友报仇到为民请命,关注小人物的命运。

听到老金头的遭遇哭红了眼,到暴打抱月楼的“东家”范思辙,范闲完成了心态上的转变。从一个过路人,变成拓荒者。

这是少年人的天真和老人的圆滑的对照,是小人物和大人物的斗争,也是古代制度的积弊和现代人自由思想的碰撞。让《庆余年第二季》不再满足于“爽”剧,立意上更上一个台阶。

3,成长:是时候组队友干大事了!

范闲和王启年,聊到戴公公欺压老金头时,王启年曾说,这是常有的事。在官场,只能“与光同尘”。

范闲不屑地回道,这样的人也配叫光。

那在他心里,什么样的人才算光,才应该同行呢?

图片

《庆余年第二季》的一个小高潮是范闲假死复生后,返回使团,他护送北齐大公主回南庆。

快到城门时,正好遇到大皇子,范闲不愿让大皇子先进城。

于是,两方人物在城门口剑拔弩张。

图片

很多观众可能会觉得,不就是进个城么,让给皇子得了。

在原著中,范闲抢道是为了故意和执掌兵权的大皇子搞僵关系,让庆帝放心。

但也可以解读出另一层含义。范闲代表的南庆使团,代表的是国家形象,没有因为大皇子是庆帝的儿子,就退让屈就。

这代表着他更看重帝王,还是更看重国家,这是两个概念。

图片

言冰云同样如此,他看起来古板,冷淡,但他一心为了南庆。

在和父亲的激辩中,他说出“家国至上”,不管是皇子还是庆帝,当他们威胁到国家利益时,他已经有了选择。

言冰云忠诚,又并非愚忠。

这也是为什么言冰云注定要和范闲成为同路人。

而另一个支撑范闲的,就是他的家人。

庆帝一家和范闲一家,成为鲜明的对照组。

范闲在庆帝家宴上受了委屈,去鉴查院门口洗碑,范建来接他回家。像极了普通人在工作中受委屈,回到家的港湾终于能好好哭一场。

范思辙决定长大,不拖累家人。范建也终于勇敢表达出,心里一直爱着儿子。

范家众人,始终站在对方的角度,相互体谅。

而庆帝一家,虽血脉相依,却早已不是“家人”。

图片

陈萍萍告诉范闲,人心难测,他人的话不能全信。

而范闲却告诉范建,人心难测,但对真正的“家人”不必如此。

图片

林婉儿为了让范闲专心做事,选择暂时不见。

哪怕范闲打他,范思辙也没有揭穿他假死,不愿哥哥被抓。

图片

他们,才是范闲最大的靠山。

所以,范闲提议将范思辙送去北齐。一方面是为了保护他,另一方面,他也是继王启年之后,范闲培养的又一位心腹。

图片

不管是五竹叔,费介还是庆帝,都是他们走近范闲,干预他的人生。

而王启年,言冰云,甚至郭宝坤,再到范思辙,则是范闲的主动选择,挑选出可用之人。

图片

如果说第一季的亮点是,范闲有六个好“父亲”,那《庆余年第二季》就是范闲摆脱父权的旧规则,走出新秩序。

从预告可以看出,之后的故事范闲揪春闱舞弊,堪比00后整顿职场。

抓内库,下江南,斗明家,从被动地抵抗命运,到主动去掌控命运。

小范大人正在储备力量,一切好戏才刚刚开始。

图片

《庆余年》是一部爽剧,他有打怪升级,有抱得美人归。

但它又不仅仅是一部爽剧,在权谋和喜剧的表皮下,它的内核带有残酷的人文色彩。

而男主范闲,也不只为了男频文的“天下第一”。他的强大在于,他能体会别人的脆弱;在于他有坚定的选择,并为之隐忍付出;更在于他认同了叶轻眉的理想主义,创造一个人人平等的世界,逐步走向成熟。

它在古装的外壳下,讲的是现代世界,人人都会面对的课题:我们是谁?我们想活出怎样的人生?


 分享

本文标签:第二 余年 言冰云 抱月楼 滕梓 一剑 

本文由网络整理 ©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
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,本站不存储、不制作任何视频,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

若本站收录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附说明联系邮箱,本站将第一时间处理。

CopyRight © 2023 www.kjj.com   All Rights Reserved.  邮箱地址:admin#kjj.com  #=@